您当前的位置 :苏圩新闻网 > 国内 > 东方早报在3月份结束了漂流。来自上海的两名学生走到了哥德堡。
东方早报在3月份结束了漂流。来自上海的两名学生走到了哥德堡。
时间:2019-03-25 04:12:25 来源:苏圩新闻网 作者:匿名



两名冒险学生表示,最大的挑战是与船员的文化差异。

经过三个月的漫长海上漂流生活,两名在瑞典古董帆船哥德堡三世全球旅行的上海大学学生在生日前安全返回。南非到澳大利亚,一次5,900公里的航程,两名上海学生赢得了船上所有人的尊重。

两位大学生是上海海事大学的陈业成和上海交通大学的朱惠芳。昨天早报的记者看到两个人时,两人的皮肤已被太阳晒伤,特别是朱惠芳的手,而白色指甲与其他部位形成鲜明对比。陈叶成比起初时要薄得多。据说当他登船时,他没有吃喝。在5天内,陈业成迅速减掉了20公斤。

仅仅两天之后。

这架双人飞机于19日晚抵达上海。走出舱门的那一刻,陈业成和朱惠芳的尸体似乎仍留在海里,包括脚在内的周围土地都在摇曳。这种感觉持续了两天,逐渐消失。

回到家后,朱惠芳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父亲直奔百济鸡店吃饭。陈业成的要求比较简单。餐桌上的一碗米饭让他看到眼泪流下来。我不记得我吃了多少碗白米饭。

两人说,船上所谓的米饭是在烤箱里烤制的,它是盐渍的,很难以进口。这种烹饪方式让人感到担忧。 “还有一种通常食用的主食,一种粘稠的糊状物,就像饲料一样。”陈业成在船上谈到了自己的饮食习惯,他忍不住弄湿了。

为了让方便面,豆腐乳和芥末酱可以服用三个月,陈业成必须仔细安排,规定每三天可以吃一次。 “每次我找借口吃这些东西,心情就像度假一样。”陈叶成从未想过一包两三元方便面在船上如此珍贵。两个心疼,但都震惊了

尽管船上遇到了困难,但水手生涯给很多年轻人带来了很多新的兴奋。 “现在我们可以在没有保险的情况下爬到帆船上,这是以前的两倍。”朱惠芳自豪地说,她从未有过攀岩的经历,现在她是一名高手。让陈叶成和朱惠芳感到幸运的是,帆船在途中没有遇到假想的风浪,只有风,没有使用发动机。“最激动人心的只有两次,但没有危险。”陈业成回忆说,一旦他去水上冲浪,他没想到会遇到大海的潮水。 “巨大的波浪击中了我,我将陷入瘫痪。海浪的声音太大,拼命喊几次以挽救我的生命,没有人注意到,我不得不慢慢向后移动。”

当他和几个伙伴在弓的弓上工作时,又发生了另一次冒险。 “当时我们正在从距离大海20米高的桅杆上工作,但固定帆的绳索突然断裂,帆立即向侧面倾斜。幸运的是,每个人都有一根安全绳,否则很容易掉下来进入大海。“

在海上三个月,陈业成和朱惠芳承认,遇到的最大挑战是瑞典语标注的帆船组件以及东西方文化差异带来的不同看法。

陈业诚认为,他最大的成就是责任。 “我必须成为一名水手。我不想下船,”他坚定地说道。

[东方早报] 3月份结束,漂流上海的两名学生走下哥德堡

进纸器:

0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苏圩新闻网( www.bornshoesclearance.org)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